钻石王老五的尴尬

    18-04-12 作者:信息发布中心 来源:未知 点击:59

    (序)

    盛夏之夜。原下属丁浩打来电话,约我在楼下的酒吧见面。我一老头晚间一般不出门,什么事儿不能明天谈?见丁浩坚持,我只得赴约。

    我们在角落的一张小方桌旁,要了两大杯冰镇啤酒。烛光映照着他忧郁的双眼,俨然没了平日里的果决与英气。我知道他钟情的女友在杭州,为了自己的舞蹈事业不肯结婚。

    便问道:“是为西湖边的美女发愁吧?”他摇头;

    或许是因为提拔副总裁候选人的名单里没有他?我便问道:“你刚到四十,总经理的位置已经坐了五、六年,不满足了?”他还是摇头。

    我着急了:“那到底为啥?”( 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net )

    丁浩对着我娓娓道来……

    (一)

    去年公司组织迎春联欢晚会。有一个游戏叫“同心协力”,就是将一组男女各绑定一只手一只脚,两人并肩朝前走,看哪组走得稳走得快。

    那天丁浩抽签抽到了林玲。三十好几的林玲是个老姑娘,生性活泼,穿戴更像一个纯情女孩。她获得与总经理搭档非常兴奋,一会儿为失却平衡而惊恐万状;一会儿又要搀扶丁浩而手忙脚乱。这一路走来妙趣横生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末了得了个第二名。同事们起哄说冠军亚军男女要相互拥抱以表示祝贺。林玲抚着脸一个劲地说:“不要嘛不要嘛!”夸张得声音都失了真。最后总算抱了一下,慌乱中她的高跟鞋踩到了丁浩。她连声自责对不起,丁浩也没当回事。

    丁浩刚到家里,林玲打来了电话,还是为踩脚的事道歉。丁浩告诉她,这一点小事怎么老挂在心上?我一个男子汉,就是被踩上十脚,也不算个事!她感动万分:领导您可太宽宏大度了。她故作调皮道:那我下次还可以再踩领导您的脚了吗?

    (二)

    林玲是销售总部的策划主管。她对工作认真负责,一丝不苟。有时为了赶进度,常常是通霄达旦埋头苦干。这一点,丁浩也早有察觉。只是对她平日的“做作”,有点不爽。但这毕竟是个小缺点,不足挂齿。

    可是丁浩发现,近来林玲经常拿着策划材料来他的办公室,请示这汇报那,借着弯腰解释材料上的内容,将一张香喷喷的大盘脸往他的耳朵根上靠,这让丁浩浑身刺挠。

    他把材料还给她:“下次你不要直接给我送材料。”

    她显得无所适从:“关键的地方,还是领导您能及时给我点出来啊。”

    “你应该请示策划总监,有问题策划总监会找我。”

    林玲悻悻然走了出去。

    (三)

    丁浩打网球淋了雨,第二天开会时起了高烧,浑身打颤。大家都让他去医院,他坚持要将会议开完。林玲张罗着各处寻找退烧药片。

    会议结束后,丁浩迷迷糊糊躺在办公室的沙发上。当他感觉面前有喘气的动静,便睁开眼,是林玲在替他盖毛巾毯。他心里有些不悦,但脸上没露声色:人家照顾你一个生病人总该没错。他掀开毛巾毯坐起来,林玲双手扶着他的臂膀:“哎啊啊,快别起来,躺着再休息一会儿。你都没吃午餐,我出去给你买了点心了。”

    他没正眼看她:“我没那么娇气。谢谢了。好了,我要处理点事情,你忙你的去吧。”她还想劝说他休息,他已经在用力摆手示意她好离开了。她将点心放在办公桌上,柔声说道:“那我走了,领导保重。”丁浩点了点头,望着她的背影,舒了一口气。

    (四)

    第二天下午,丁浩在候机大厅等待登机。当他打开电脑,黑压压的数封邮件均来自林玲的深切问候。他心头一紧,只是粗略地扫了一遍,当他见到“出差在外,冷暖更要当心”时,一股火气迁怒于秘书,马上打去电话:“以后我的行踪,不要让不相干的人知道!”

    聪明的秘书奇怪林玲最近总爱打探领导的点点滴滴,接到这个电话就明白了:这是领导对林玲的感冒!

    (五)

    丁浩出差回来,乘午餐休息时间,让秘书找来了林玲。他和她坐在庞大的会议桌两端。

    林玲装着挺自然地望着丁浩,心里却在打鼓:约我是喜、还是悲?他会不会向我表露真情?莫不是想当面听听我对他的好感?

    丁浩咳嗽了两声,望着手中的茶杯,对她开口道:“我只是感冒。奇怪的是,出差在外没几天,就给我发了这么多的问候信,至于吗?我不想知道你发信的原因。只是想让你知道,也算个警告:这个举动已经超出我和你上下级之间应有的分寸。”

    林玲大失所望,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严肃怔住了,泪水不听话的往下掉。

    丁浩最见不得女人掉眼泪,他觉得话说得有点重了。于是他缓和了语气:“我知道你工作很用心,很有成绩,这一点我认可;但不希望再在信箱里见到我不想见到的信;希望你把空闲的心思都用在工作上。”

    说完,丁浩就径直出了会议室。

    (六)

    公司组织篮球赛,丁浩是主力,领导带头,球赛自然精彩。林玲更是忙前忙后,一会儿带领啦啦队鼓掌欢呼,一会儿递水倒茶、送饮料削苹果。不知道走台阶还是地板滑,林玲崴了脚,蹲在地上起不来。大家忙着给她抚摩、捏脚,她连声叫疼。

    作为领导的丁浩不得不过去慰问一下,说:“要不送医院看看。”林玲抬头感激地望着他:“领导,不要为我担心,我不要紧的。上回领导您发那样高的热度都坚持在会场,我这点伤痛算什么呢…”

    丁浩没听她说完,就借故转身离开了。

    也就不一会儿功夫,丁浩的手机里就收到了她的短消息:领导,感谢您对我的关心……后面的内容丁浩也不想再看。

    他知道她老毛病又犯了。

    (七)

    自从篮球赛后,丁浩隔三差五收到她的短消息。内容五花八门:

    从“听领导您说话,言简意赅,发人深思,我以后定要认真学习,做您手下的一名合格员工”到“我好留恋您在庆功会上的十点设想,高瞻远瞩,让人太有联想太有感觉了”,从“在全市的企业精英面前,领导您的演讲是那么精彩绝伦,征服众人,我玲玲心里有无法形容的骄傲啊”到“同事都说领导您五官清秀端庄,我真仔细瞧了,果然是明眸皓齿,怪不得要让别人嫉妒呢”……

    这一段比一段肉麻的短消息,在丁浩的心里膨胀、发酵、腐臭、恶心。

    他气愤地把她的直接领导策划总监找了来。本来想把满肚子的话都向总监倾倒,但一想,自己是公司的总经理,说得太直白,显得自己无能而且萎琐。于是他简单地吩咐总监:“你要警告,”他意识到用词有些不妥,“你要严厉地说说林玲,别老给我发短消息!有什么事情直接跟你反映,你是他的直接领导。”

    策划总监一下子没回过神来,丁浩已经走了,他不想让下属过多的看到他的失态。

    (八)

    此后,倒是消停了一段时间。

    有一次乘电梯,真是见鬼了:他和她怎么就一前一后地进了电梯;更巧的是,电梯里竟然只有他和她两个人。

    从25层下到地面,好漫长的路程。

    她先开口:“领导您是要外出吧?”

    丁浩的眼睛没离开斜上方的小电视,只是“嗯”了一声。但他从自己眼睛的余光里,判断她的双眼一直紧紧咬着自己。

    当他试图将脑袋转换一下方位时,只见她的大盘脸像向日葵朝着太阳一般正幸福的面对着他,一双眼睛火辣辣地向他放射着光焰。

    他不由得颤栗了一下,不知所措,他努力镇静着,在下属面前还从未有过如此的狼狈。

    好不容易到了一楼,就像遭劫的人逃出匪窝一般,他迅速地走出了电梯。

    也不能全怪林玲。若站在她的立场上想想:不能发Email、不能发短消息来表露自己的心迹,那可怎么办啊?地底下的岩浆总要让它寻找一个爆发口吧?

    (九)

    大楼物业给了公司的停车位中,只有B6车位是固定给总经理的。丁浩上班时间一般比员工晚个把钟头,下班也比员工晚走。

    这些天他又发现了新的情况:他进车库停车时,车位旁边不是B5便是B7,总是停着辆红色的小,他知道这辆小是林玲的。这多情的林玲不知道提前了多少时间才抢先占有了这个有利的位置,目的是为了与自己喜欢的他为邻。

    丁浩每每下班到地库时,神不知鬼不觉地总会出现她的影子,不早不晚地正好与他相见。

    时间一长,真弄得他神经兮兮地敏感。好象是在夜地里行走,身后总有一只狼不紧不慢地跟着自己,让他有种莫名其妙的恐惧。

    (十)

    为改变这样的局面,丁浩也想了不少办法。如果再批评她、再怒骂她,能收敛住她眼里的火焰、心中翻腾的岩浆吗?不能;最有效的办法就是辞退她。但辞退她的理由呢,不是因为她工作不好,而是,这而是后面的理由能够一览无余的开诚布公吗?唉,我这个总经理,总不能因为她而自己提出辞职吧?那我还算是个男人吗?

    丁浩诧异于自己能够指挥百十号人、能够调动几千万资产,可对于她,怎么就束手无策?

    (尾声)

    我和丁浩已经喝去了好几大杯啤酒了。

    我晓得他的想法,认为我是过来人,又是老领导,可能会有什么办法来解决这么一档子难事儿。其实,这难事儿,确实难住了我这个老头儿。

    我重复着他的办法:“再当面批评她一回?”

    丁浩摇头;

    “再让策划总监警告她一回?”

    丁浩还是摇头。

    我正的是没招儿了,抬眼望着天花板。不料墙上一幅山水国画吸引了我。

    我突然想到西湖,似乎在黑夜里见到了光亮。

    我一字一句地对丁浩说:我明天就去杭州。

    丁浩不解:游览西湖?

    我笑道:游说西湖……

上一篇:出品人之歌(诗集)
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
Copyright©2009-2011 CHM-PDF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苏ICP备08103532号